关于欧慕派

大冶市华厦装饰材料有限责任公司欧慕派石木整装营销总监李漠然

 

记者:国家倡导绿色建材产业、北京污染严重的建材产业外迁,驰名商标等建材标识认证离开市场,住建部、工信部联合出台《绿色建材评价标识管理办法》……上半年,哪些政策对您所在的行业影响最大?您是如何看待这些政策的?这些政策促使您所在的公司将采取哪些措施来应对新的挑战?

李漠然:绿色建材评价标识管理办法我觉得出台是一个很好的政策,因为中国消费的层阶太多,中国的城市太多,体量太大,管理上面会存在一定的困难,那么这个国家标识认证有助于甄别好的企业好的产品和差的产品,对欧慕派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影响。

  我们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参与建材评选,因为公司一直以来的产品标准都是以欧盟的标准,很多产品在做出口,所以从品质讲对我们没什么影响,我觉得反而对企业是一个好的事情,这样会让一些浑水摸鱼,一些产品质量低劣的企业逐渐淡出产品市场,利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但这里面最大的核心难题就是如何监管的问题,这个不知道国家层面是否有相应的政策,因为单单一个管理办法的出台很难扭转多年来形成的顽疾,也需要工商部门加大执法力度,规范市场,净化市场空间,保障优质企业的利益,让一些劣质企业尽快的退出市场,保护销售者的权益。

记者:这半年中,您觉得对您企业生产、销售、品牌影响最大的几件事是什么?

李漠然:具体的两件事对我们影响比较大。

不管从天猫线上还是居然之家线下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全墙定制产品,行业变成大家一起来共同运作这个其实对我们是一个好的变化。我们不怕竞争,我们认为当一个行业只有一家企业在运作的时候,很难做大,虽然说是没有什么竞争,但是也没有形成规模,在消费者心目中也很难占有一个地位,企业多变成一个行业,只要规范化的经验,应该有利于行业的发展,也更有利于企业的发展。

 

记者:请您分析一下您所在的行业,目前的发展现状是怎样的,2017年将呈现出怎样的发展态势和发展规律,未来将呈现出怎样的发展趋势?

李漠然:欧慕派石木整装这个行业在现在这个阶段,明显感觉到是一种爆炸式的发展,主要原因是历史欠账比较多,大家对于这种石质感、木质感的价位是心存疑虑的,只有一些高端的豪宅会大面积使用石材,普通老百姓家里面依然是以墙纸为主,意大利趋势潮流和发展,迫使了我们终端装饰业态的改变。那么,从去年到今年有明显的感觉,全国老百姓消费者对于石材和木材认可度非常高,反应在终端上面的就是第一拓展网络非常的快,是一种滚动式的发展,那么对于销售来讲,也是一种爆棚的状态。

 

记者:今年上半年,多家建材家居企业纷纷预披露,争相上市,您是如何看待这些企业上市的?还有诸如帝王洁具、集美家具等上市企业备受质疑,您认为上市对企业意味着什么?您所在的企业是否也有启动上市的规划?

李漠然:企业快速扩张,尤其是建材企业需要快速扩张,它是和快消品不一样的,快消品的拓张是依托于沃尔玛、家乐福这种大型商超,因为它的速度很快。而建材企业需要展示的店面、需要售后服务安装,那么它的扩张会相对比较慢,因为必须开一个独体店面。那么基于这种情况,实际上每个企业对资金的需求量是比较大的,那么在当地不能解决融资的问题,那么建材企业上市也是一个必由之路,企业要想发展,必须要有充足的现金流和大笔的前期投入,所以说建材企业集体IPO,说明大家看好市场,每一个建材企业希望自己可以快速扩张,所以我觉得建材企业上市是一个很好的事件。

  从好的方面讲,这意味着企业的财务将更健全,决策更完善,将逐渐摆脱这种追访式或者是拍脑袋式的管理风格,向正规企业或者主流企业逐渐靠拢,同样,这也让建材行业更加规范。

OMPAI欧慕派暂时没有上市计划,我们的长期计划分为三个阶段。我们目前大概在第一个阶段,全国要有1000个店面,销售额接近5个亿。在这个目标在没有完成之前,公司不会启动上市计划。在第二阶段,我们会考虑上市的可能性。

    记者:智能家居是今年比较热的一个话题,您认为建材家居企业应该如何面对智能家居大潮所带来的冲击和影响?应该如何在智能家居大战中分得一杯羹?您所在的公司在智能家居这个领域做出了哪些探索和尝试?

李漠然:智能家居会带来一种良好的体验,更多的是一种材料以及电子科技设备的一种人机交互,我想这个行业更多的针对主材,比如说是在智能厨房、智能影院、智能衣柜、智能卫浴领域。对于我们这种装饰性材料来讲的话,更喜欢的是科技,是科学技术带来产品本身的升级换代,因为石材、木材本身没有任何的功能性,是一种装饰,这种装饰更多的体现在科技的升级以及环保的升级,所以说智能家居的潮流和趋势对我们影响基本没有,不是特别的大,因为我们这种平面的墙面的装饰材料不太容易做到智能化,因为我们是属于一种基础装饰材料。

记者: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一直不太景气,而建材家居属于房地产的下游产业,您认为整个行业是否有所影响,您所在公司的销售业绩是否受到了影响?

李漠然:这个从现在的发展情况来看,没有什么影响,如果说有影响的话,我想应该是在竞争很充分的主材,像瓷砖、地板、木门、衣柜的竞争力会大一些,还有针对重点集中在一线、二线城市的高端品牌,会有一些影响。

  那么OMPAI欧慕派实行的是渠道扁平化,我们是全国省、地级市、县级市、县城全部直通,那么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大部分的销售来源依托于整体市场的平衡运作,而不是几个城市。中国的房地产不景气,是局部性的不景气,不是每个城市都不景气,它不是全行业的,它只是有一些市场价格过于虚高,就有一个整盘的阶段,其实,有一些城市的房地产生意还是很不错的。

  当然,我认为房地产景不景气,其实对我们这个行业影响不是特别大,我觉得影响最大的应该是这种主材行业,因为这个主材行业是一种功用型的产品,比如说有些产品有实际的功能,你买马桶就是要安装到卫生间,你买橱柜就是要安装到厨房,你买衣柜就是要装到卧室,这个功能性强。房地产不景气,老百姓兜里没钱的时候,也有可能会降低它的需求等级和品质,那么对于这种装饰材料来讲,现在很流行的一句话就是轻装修重装饰,像这种装饰材料其实本身没有什么太多的变化,像我们的这种产品如果您的资金确实特别紧张,可以选择白墙搬家也没什么问题,它不影响您的正常生活,反过来讲呢,现在老百姓买房子,他需要这种很好的生活体验,所以说他愿意在其他方面省一些钱,而在装饰性东西一些上面花费一些,所以这几年这种装饰性的产品以及软装,一直市场火热高居不下是一方面的原因,所以说这个建材行业今年不太景气,没有感觉出来。

 

记者:在上半年来,劳动力等成本的上涨,企业销售业绩不佳,导致很多企业面临着员工讨薪甚至企业倒闭困局,那么,面对变化莫测的市场环境,您认为企业应该如何做才能合理规避市场风险,在行业中屹立不倒,最终成为行业的领军者?

 李漠然:我觉得劳动力成本上涨,对于做低端产品以及以人口红利为盈利模式的建材企业会有很大的影响,我想对做品牌的企业影响是很大,因为劳动力成本上涨也不是上涨百分之百、百分之二百,只是适当的调整。那么,反过来我们从宏观上看,劳动力成本上涨也有对于社会资源与财富的再分配,反而有助于我们销售,因为兜里有钱容易购买到更好的东西,那么如何规避劳动成本上涨市场变化呢?

  其实,我觉得应该做好三点。第一点是品牌,品牌有品牌的溢价,品牌可以随行就市,大家会保有一个相对好的利润空间,如果做杂牌完全以成本控制为主,那么劳动力上涨就会对其压力比较大。第二就是品味,因为现在发现消费者两极分化,一部分消费者相对的来说,资金比较充裕,富裕的消费者喜欢一种消费体验和感受,他需要这个产品所带给他的不是产品本身的材质,而是这个产品进行设计之后通过造型的变化、颜色的变化所带来的一种生活品味,所以说,做品味的企业相对来说,对于劳动力成本上涨困难度不是很高,对于劳动力成本上涨的难题,不需要很关注。因为相对来讲,我们卖的是品味,那么对于一些不做品味的企业,完全是以产品本身来做的企业,那么上游企业或者是人力成本一点点的变化就会反馈到终端,那么企业在选择的过程中他没有情感的诉求,他只会简单的进行买卖,那么这样的企业,劳动力成本上涨会有很大的影响。第三个就是品质,因为本身做品质的企业,劳动力的工资在同行业里属于比较高的,政府也在提倡高薪养廉,企业也一样只有高薪才能留住好的工人,那么本身其实企业今年劳动力成本上升得非常非常的小,因为做品质的企业本身的劳动力工资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那么劳动力迅速上涨的原因就是之前的现状太多,之前的劳动力成本太低,现在不能满足于劳动者基本生活要求,所以快速上涨,所以说做品质的企业,我们没有明显感觉到劳动力有多大的变化。